腾讯欢乐麻将官网|欢乐麻将50000豆礼包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歷史論文 > 世界史論文

英國史論文(精心編輯范文10篇)

時間:2019-12-10 來源:未知 作者:樂楓 本文字數:9885字

  英國史就是英國發展時期的歷史,英國歷史源頭可追溯到羅馬統治時期,始于日耳曼人與凱爾特人,亦是后來的英格蘭、威爾士、蘇格蘭,而整個英國的歷史也就是由這四個區域的歷史交織組成,下面就為大家介紹幾篇英國史論文,供給大家作為一個參考。

英國史論文精心編輯范文10篇之第一篇:階層、分享、饋贈:18世紀英國陶瓷潘趣酒碗的物質文化內涵

  摘要:本文從物質文化視角,以裝飾、造型、功能為切入點,以器物證史,闡釋陶瓷潘趣酒碗在18世紀的英國所具有的階層、分享、饋贈等文化內涵。文章指出,陶瓷潘趣碗上常出現政治場景、政治人物等繪畫題材,結合它的社會空間可見其所反映的政治生活;聚會上用這種大碗飲酒,在社交形式上是一種共享和互動,反映了英國民主化進程;陶瓷作為稀罕之物,潘趣碗所具有的饋贈、紀念功能反映了當時的社會生活。

  關鍵詞:陶瓷; 潘趣; 政治; 物質文化;

  "潘趣"(p u n c h)一詞源于印度語"paunch",是17世紀普遍流行于科羅曼德爾海岸的白酒。后來,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官員和水手把喝潘趣酒的習慣從印度帶到了英國,繼而又在歐洲其他國家流傳開來。在宴會上供應著冒著熱氣的潘趣酒是當時的一種基本社交習俗,盛放潘趣酒的大碗也成為宴會上賓客們關注的焦點。

英國歷史

  1 8世紀初,盛放潘趣酒的碗是錫、玻璃、陶瓷、銀等材質,偶爾也會用到玻璃酒杯。[凱倫·哈維(Karen Harvey)著《茶杯中的野蠻?18世紀的潘趣酒、家庭生活和性別》(Barbarity in a Teacup?Punch,Domesticity and Gender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見《設計史雜志》2008年第21卷3冊,第206頁]而專門定制的陶瓷碗大多數要從中國進口。18世紀中期后,隨著英國本土品牌德比、韋奇伍德、伍斯特、洛斯托夫特等窯業的發展,本國自產的酒碗也流行開來。常見的潘趣酒碗在造型上主要有三種:敞口碗、帶蓋碗以及高足碗。敞口碗最為常見,深腹廣口,最小的直徑在26厘米左右,最大者直徑超過60厘米。帶蓋碗在18世紀中晚期才開始流行,受當時宮廷洛可可藝術的影響,多用金銀鑲嵌底座,附加蓋飾和把手,風格富麗華貴。高足碗直徑一般在十幾厘米,盛量大概為一人所用。

  物質文化關注物質、文化兩者交互的方式與過程,著重于人們使用物品的物質性的能力和意義分析,主要包括物品在不同文化和場所之間的轉移,物品與場所的關系,物品與人的關系,物品所負載的意義隨不同文化語境而變遷。(尹慶紅《英國的物質文化研究》,見《思想戰線》2016年第04期,第118頁)作為新的社會風尚,飲潘趣酒和飲茶一樣,在中外文化交融、社會文化變遷的18世紀的英國,展現了重要的物質文化圖景。因而,作為在特殊歷史空間的飲酒器具,能"產生政治和社會以及文化的意義,而非僅僅是對這些意義的表現"(柯律格《明代的圖像與視覺性》,黃曉鵑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1年版,第9頁),現分析潘趣酒碗具有的三個文化內涵。

  一、權利與階層:政治生活的反映

  在17世紀末18世紀初,茶和咖啡還沒有為大眾消費,當時英國社會各個階層飲酒成風。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下,潘趣酒傳播得非常快,尤其是在查理二世執政時代。1690年時,潘趣酒從倫敦街道蔓延到郊區和農村,18世紀,隨著東印度公司流傳到北美洲、西印度群島的殖民地。[大衛·旺德里奇(David Wo n d r i c h)《潘趣:流動碗的快樂(和危險)》Punch:The Delights(and Dangers)of the Flowing Bowl,塔爾切爾佩里吉出版社2010年版,第42-44頁]1780年至1790年間,一些酒館、俱樂部、咖啡屋銷售潘趣酒,甚至有了許多專門迎合各種口味、職業和社會階層的紳士的潘趣酒館。即便如此,潘趣酒也并不像廉價的杜松子酒一樣充斥英國市場。當時英國窮人們多飲用口味濃烈的杜松子酒,潘趣酒多為富人們所消費。

  與當時已經在貴族婦女中悄然興起的飲茶風尚所不同的是,潘趣酒屬于男人的飲品。雖然從一開始,兩者都在咖啡館中代為售賣。但在17世紀至18世紀早期的英國,咖啡館是男人的專利,女人是不被允許進入咖啡屋消費的。[簡·佩蒂格魯(Jane pettigrew)《茶的社會歷史》(A Social History of Tea),本杰明出版社2014年版,第23頁]

  在17世紀末,咖啡館有它獨特的吸引力,印刷廣告、宣傳冊、有關利益糾葛的政治報紙鋪天蓋,酒吧和咖啡館往往是各種政治丑聞和社會信息的交匯地。由于與公共領域-政治、地方事務和商務等密切相關,因而酒館和俱樂部成為男人獨占的地盤。"在咖啡館或者俱樂部內……男性相聚的景象:品嘗咖啡或者酒水,大口吞下酒水,抽著煙斗談論國會中的辯論題材,羅伯特·華爾波爾的賄買選票事件,以及海峽對岸那些法國狗的不合理政治,他們盡情地縱聲大笑。"([美]威爾·杜蘭特《世界文明史》,華夏出版社2010版,第65頁)這些男人顧客、政治話題的交談以及公共領域,共同賦予了潘趣酒所具有的政治內涵。現存的圖像和史學研究以及創作于同時期的繪畫作品常描繪這種聚會和場景:男人們聚集在酒館中,圍坐在一個大的潘趣酒碗周圍,喧鬧、叫嚷聲不絕于耳。英國版畫家威廉·荷加斯(William Hogarth,1697-1764)的繪畫作品《午夜的現代談話》表現了這種場景。

  潘趣酒所具有的政治內涵,還因為它是輝格黨最喜歡的酒飲。因為大多數俱樂部支持輝格黨,所以大量售賣潘趣酒。"在英國,威廉國王的政治家、軍人和團體領袖都沉醉在潘趣酒中。"[羅伯特·錢伯斯(Robert Chambers)《時代之書:與之相關的流行風物雜集》(The Book of Days:A Miscellany of Popular Antiquities in Connection),W.&R.錢伯斯有限公司,倫敦和愛丁堡1883年第21卷,第497頁]

  男人、政治與潘趣酒,這種社會屬性和政治關聯,通過裝飾紋樣的表現,使潘趣陶瓷碗的社會空間和文化內涵更明確。大英博物館所藏《約翰·威爾克斯像潘趣酒碗》具有代表性。此碗正面描繪的是得到英國輝格黨支持的政治家約翰·威爾克斯(John Wilkes)。1762年,作為新聞工作者和英國議員的威爾克斯因刊出譴責政府的對外政策和攻擊國王喬治三世的文章而身陷政治囫圇圇當當時時荷荷加加斯斯是是威威爾爾克克斯斯的的死死對對頭頭,對對政政治始終保有熱情的他于1763年5月16日出版了諷刺威爾克斯的銅版漫畫。畫家通過夸張的假發、狡黠的眼神和笑容以及威爾克斯手持的"liberty"字樣,來表現對威爾克斯的鄙夷和嘲諷。然而,威爾克斯的支持者定制的潘趣碗上又描繪了另一番景象:威爾克斯肖像上方是英國的徽章,徽章的左右側是他的贊助人和法律顧問,下方有一句拼錯的箴言:"時刻準備干一番大事業。"這幅肖像是威爾克斯1768年在獄中寫給其參選議員時米德爾塞克斯郡支持者的印刷信上的插圖。

  二、紀念與饋贈:社交禮儀的反映

  在18世紀的歐洲,因為陶瓷器皿太過珍貴,常被用作饋贈禮品或者紀念品。陶瓷潘趣酒碗所具有的紀念性社會空間一方面是因為其體量較大,能夠充分表現瓷上繪畫,適合復雜場景和情景故事的表現;另一方面,潘趣酒作為一種飲品,有分享與情感溝通的文化意象。于是這種陶瓷酒碗成為當時非常合適饋贈的禮品。當時潘趣酒碗還成為最值得擁有并可傳承下去的家庭財產之一。

  小喬治·斯坦斯菲爾德及其姐妹于1758年舉辦慶賀考爾德河通航的宴會,他們能夠提供專門刻有慶賀圖案的潘趣酒碗。還有為紀念利物浦"Swallow"號帆船在1763年首航時候設計的潘趣陶瓷碗。另外,在世界上僅有的四個帶蓋的潘趣酒碗,其中最為典型的是繪有瑞典斯德哥爾摩的羅特寧霍姆宮(Drottnigholm Palace)的中國閣的藏品。這個建筑是羅特寧霍姆宮內最為獨特的宮殿,是阿道夫·弗雷德里克國王(King Adolf Fredrik)在1753年為王后的生日所建造。這個潘趣碗是為1757年中國閣竣工時慶典所用。[威廉R·薩金特(William R.Sargent)、柯玫瑰(Rose Kerr)《皮博迪埃塞克斯博物館藏中國外銷陶瓷珍品》(Treasures of Chinese export ceramics from the Peabody Essex Museum),倫敦耶魯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第285-286頁]

  大英博物館的所藏的十三行場景裝飾潘趣酒碗,記錄了廣州清代十三行夷館場景的歷史畫卷,是繪有十三行場景潘趣碗上乘之作。此類酒碗,多為由印度公司的貨物管理員私自承接的"特別訂單",這種形式的貿易開始于17世紀晚期,主要定制歐洲器型和流行風格的中國瓷器。當時定制的繪有十三行圖景的潘趣碗,一般作為最高檔的廣彩瓷器,由于繪畫精美、費時費力,甚至部分顏料依賴從歐洲進口,因而遠不是普通貴族階層消費和擁有。

  在潘趣酒碗的場景繪畫裝飾中,狩獵活動也是常見的題材。在狩獵活動與政治形勢密切交織的十七八世紀的英國,作為國王和貴族之娛樂與特權,狩獵是具有豐富意涵的行行為為::不不但但是是貴貴族族戰戰爭爭訓訓練練的的重重要要手手段段,是是身份與地位的象征,也是社會等級與自然秩序的反映。(左敏《從國王特權到貴族文化--17世紀英國狩獵活動的變化及其寓意分析》,見《史林》2012年第5期,第152-156頁)在18世紀的英國,狩獵前后的聚會上賓客要飲潘趣酒,為滿足貴族階層的消費需求與審美愛好,同時也為了迎合狩獵活動的社交氛圍,貴族狩獵的裝飾題材也被繪制在潘趣碗上。現藏于維多利亞和阿爾伯特博物館的潘趣酒碗,碗內的歐洲圖案出自于詹姆斯·西摩(James Seymour,1702-1752)的版畫作品。詹姆斯·西摩出生在倫敦,他為人們所知源于他的馬術藝術,他尤其喜愛在作品中表現賽馬、狩獵等場景。

  三、互動和共享:社交禮儀的反映

  18世紀英國的社交因為階層和性別區分兩種形式:公共領域里的組織,以商務和行政為中心,完全由男性參加;而私人領域的活動則同時對男性和女性開放。([美]約翰·斯梅爾著、陳勇譯《中產階級文化的起源》,上海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181頁)18世紀潘趣酒碗的大量生產和需求與私人聚會的興起有密切關系。

  觀察17世紀末到18世紀中期陶瓷飲具,設計成套成系列器具的趨勢越來越明顯。當時,隨著茶文化成為英國的一種生活方式,所使用的陶瓷茶器愈加精致化和個人化。在莊重典雅的茶飲社交場景中,婦女們細膩而小巧的手端持著精致的茶碗。使用者既尋求衛生又與他人保持距離的同時又能營造一種友好的社交氛圍和個人親切隨和的形象。這種精致化,是英國貴族傳統典型的"精英文化"具體而微的表現。

  相比較而言,用大碗共享的潘趣酒是一種更加開放民主的社交禮儀。"瓷器餐具特別能讓容易沖動的人們坐下來協商,劃清彼此界限而又能彼此交流",并且"伴隨著叉子和勺子的廣泛使用,對食物和酒共享的大碗是文明的標志之一"(凱倫·哈維《茶杯中的野蠻?18世紀的潘趣酒、家庭生活和性別》,見《設計史雜志》2008年第21卷,3冊,第207-208頁)大碗共享,長柄勺盛舀潘趣酒,在社交方式上代表了一種打破隔閡與界限熱烈的互動和分享,并且瓷器作為貴重易碎品,更容易促成心平氣和的溝通。之后,隨著歐洲本土陶瓷業的發展,受中國紫砂茶壺的啟發,1750年左右在斯塔福德郡燒制出了潘趣酒壺,壺的形式使得這種社交禮儀更加走向共享和開放。

  基于"新史學派"的主張,把陶瓷潘趣酒碗納入18世紀英國的政治、社會生活、社交文化等交織的宏觀視域中,通過其裝飾、功能、器型等特點的研究,反映18世紀英國陶瓷潘趣酒碗所具有的階層、分享、饋贈等物質文化內涵,亦可見出當時中西文化藝術的交流和制瓷業的發展。

英國史論文精心編輯范文10篇之第二篇:19世紀英國女性消費信用及其地位探析

  摘要:一定的消費行為反映一定的社會狀況。在19世紀,英國的消費社會進一步發展,更多女性逐步實現了經濟獨立,由此推動了她們消費的增長。此時,商人們為了吸引更多的顧客放寬了信用消費的條件。女性開始使用信用來進行消費活動,打破了過去只有男性信用消費的傳統,這說明女性的經濟地位在上升。然而,女性使用信用進行消費的行為卻蘊含家庭矛盾和財務失衡的風險。為了限制風險,丈夫和商人紛紛寄希望于法律解決女性信用問題,但這一切也使得女性地位上升受限。

  關鍵詞:19世紀; 英國; 女性; 信用消費; 地位;

  19世紀,英國女性成為一個龐大的消費群體。此時,雖然英國女性逐漸擺脫家庭開始走出社會逐漸實現經濟獨立,但是女性的收入仍然較低,無法滿足其消費的欲望,再加上商人為了追逐利益放寬了消費信用的條件,于是許多女性使用信用來進行消費。另外,當時社會上盛行的是習慣法,女性既沒有獨立的財產權,也不能單獨訂立經濟合同,只能使用戶主的名義,即其丈夫的名義來訂立合同。然而,隨之而來的沉重債務加劇了夫妻雙方以及買賣雙方之間的矛盾。

英國歷史

  一、女性信用消費的興起

  工業革命之前,英國社會普遍信奉的是男尊女卑。"男人耕地,女人守鍋臺。男人配刀劍,女人掌針線。男人有頭腦,女人有心地。男人發號令,女人愿聽命"[1](P298)。各項法律規范均對女性進行了限制,當時女性沒有獨立的財產權,其生活的一切必需品常常由其丈夫來提供。當時英國社會盛行習慣法,"女性從她進入婚姻的那一刻起,在法律上再也不屬于一個自由的人,其一切權利均屬于其丈夫,其中包括她們的財產權,丈夫花掉或者賣掉她們繼承來的錢財或者土地時,她們不得有任何怨言,這就意味著她們在法律上的'死亡'"[2](P20)。18世紀的英國社會仍然是父權制社會,已婚女性沒有財產權,這嚴重限制了其進行經濟活動,因此當時社會上能夠使用信用進行消費的幾乎全是男性,女性沒有使用信用進行消費的權利。

  伴隨著工業革命的發生,英國的生產力迅速提高,由機器生產工廠代替了以前的手工生產工場,生產商品的技術水平大大提高,由此帶來生產效率的提高。這就意味著生產商品的時間減少,從而降低了生產成本,降低了商品價格,因此刺激了人們消費的增長。此外,機器生產為廣大女性提供了不計其數的工作崗位,女性更多進入工廠工作。當時,基本上所有工廠都有女性的存在。"1851年英國女性人口為10,659,000人,其中女性在服裝業的人口數約有491,000,采礦業的女性人口數約11,000,金屬業的女性人口數約36,000,幫傭的女性人口數約1,135,000"[3](P9)。女性投身工作后,開始實現了經濟的獨立,此時她們購買商品不再像過去一樣受到丈夫的限制,從而成為推動女性消費的一個重要因素。然而,工業革命不僅意味著機器生產和工廠制度的變化,還意味著社會的全面變化。這時,由于受到啟蒙運動自由平等思想的影響,女性觀念開始發生變化,紛紛追求與男性平等的權利。

  19世紀,隨著消費社會的進一步發展,英國人民的實際購買力水平大大提高,這促進英國人民消費行為的改變。此時的英國處于鼎盛時期,被稱作"日不落帝國"和"世界工廠",在當時幾乎全球均存在英國的殖民地。關于貿易方面,英國政府在推行自由貿易政策的同時,還廢除許多進口商品的稅收。如19世紀40年代廢除了《航海條例》,實行開放的貿易政策,放寬對進口商品的限制。此舉穩定了商品的價格,有利于消費社會的發展促進商人生產更加物美價廉的商品,進而刺激了女性消費的增長。另外,"英國政府還推行一系列政策推動英國城市的發展,政府出資完善交通、拓寬和美化城市街道"[4](P61)。城市的發展使得女性俱樂部、餐廳、劇院、咖啡廳和百貨商店等應運而生。除此之外,此時的女性不再局限于追求物質享受,也開始追求精神享受。她們紛紛加入女性俱樂部和觀看話劇等休閑活動行列。當然,最為重要的是女性公共廁所的出現解決了女性的生理需求,公共廁所改變了過去女性只能待在家里的情形,有利于女性長距離外出,促進女性消費。

  使用信用來購買商品古已有之,它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貿易的發展,但是即便近代早期,西歐商品供應仍十分短缺,因此當時英國使用信用進行消費的現象仍然較少,在當時的社會女性,沒用消費信用的權利,通常是男性使用信用來購買商品。隨著19世紀女性購買商品和服務越來越多,此時使用信用進行經濟活動的女性也越來越多。商人們為了吸引更多顧客,給予女性更多的誘惑,他們通常放寬信用消費的條件來招攬顧客。因此,隨著女性購買商品和服務越多,使用信用進行經濟活動的女性也越來越多。在當時的英國社會,使用信用購物在中產階級的家庭經濟中占據著相當大的比重,然而隨著女性消費信用的增加,引發了許多問題。

  二、女性消費信用所引發的問題

  19世紀,隨著消費社會的發展,商人們為了吸引更多的顧客賺取利益,紛紛放寬信用交易的條件,女性也可以使用信用進行消費。在習慣法下,夫妻雙方為一體,女性只能使用丈夫的信用,由此引發的債務問題損害了丈夫的利益,容易引發家庭矛盾。另外,由于交通的發展,女性開始遠離社區進行長距離的消費,買賣雙方變得愈發陌生,這增加了商人收不回貨款的風險。

  (一)女性消費信用導致家庭矛盾

  19世紀,隨著消費社會的發展,英國女性消費增加。在倫敦,街道上"排滿了牛奶商、煙草商、鐵匠師、布商和文具商等職業者。成群的郊區女性經常入侵西區、皮卡迪利大街、牛津和攝政街"[5](P2),女性顯然很喜歡倫敦各地的活動。而消費增加的結果是,使用丈夫的信用來進行經濟活動的女性越來越多,這引起了丈夫的恐懼。這是因為在當時的法律下 "已婚婦女沒有獨立的身份,自結婚之日起丈夫和妻子在法律上即為一體"[2](P20)。這也就是說女人一旦進入婚姻,就意味著她與丈夫的經濟與法律地位融為一體,當時的女性仍然沒有單獨訂立合同的權利,只能使用其丈夫的信用來進行消費,而女性使用信用消費所產生的債務也由丈夫來償還。因此,當妻子向商家承諾使用丈夫的信用進行賒賬時,其相當于把丈夫的經濟與商人的利益相融合。

  女性使用丈夫的信用進行消費使家庭財務受損,其與丈夫之間的關系越來越疏遠,每年都會有許多家庭因為債務導致家庭爭吵、暴力甚至離婚。例如,"19世紀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布蘭妮(Blane)與她的新婚丈夫伍德(Wood)因債務問題導致婚姻破裂"[5](P65)。由此可知,女性使用信用消費的行為損害了丈夫的經濟利益和個人權益。這種行為的發生破壞了夫妻之間傳統權利的關系,家庭債務的增加逐漸磨滅了婚姻生活的感情,成為腐蝕夫妻感情的酸味劑,造成夫妻之間的疏遠與冷漠。

  (二)女性消費信用損害商人利益

  19世紀,英國消費社會進一步發展,商人們為了追求更加豐厚的利潤,紛紛放寬信用的條件來吸引顧客。此時商家允許女性使用丈夫的信用來進行消費。因為在19世紀以前,依然很少女性愿意或能夠在離家很遠的地方購物。大多數女性都是從當地社區熟識的商人手中購買商品。商人通常直接把商品帶到顧客的家中,因此對于顧客的經濟狀況有一定的了解,"當商人以消費信用的方式把貨物銷售給妻子們時,他們通常知道自己在和誰進行交易"[5](P51)。

  然而,隨著城市和交通的發展,19世紀英國的流動人口劇增。例如"像格拉斯哥和曼徹斯特這樣的工業化城市,超過一半的人口是外地出生的,伯明翰的'外地人'比例為41%"[6](P41)。再加上當時營銷技巧的改變以及奢華展覽的增加,促使女性遠離社區進行消費。流動人口的增加使得 "購物的人群變成了一群陌生人,商人們并不十分了解所有與其進行交易的顧客,這導致了他們提供女性使用信用消費的風險增加了"[7](P66)。商人發現其與女性進行信用交易時,常常不能收回貨款。為了避免風險,商人們不得不尋求其他途徑去了解顧客信息,因此其通常把目光投向于當地的報紙,因為丈夫會在上面公開宣布放棄妻子使用其信用購買商品的權利。然而,這仍然不能保障商人的利益。商人既想把商品賣給更多的人,從而賺取更多的利潤,又害怕這樣做可能會收不回款項,從而使其處于破產的邊緣。此時,商人發現強迫丈夫支付妻子的債務十分困難,他們擔心女性使用信用進行消費成為夫妻雙方詐騙商品的許可證。

  三、從消費信用看女性地位

  夫妻在家庭中的地位在一定程度上依托于男女兩性的地位。工業革命之前,英國社會是父權制社會,女性受到來自社會和家庭的不平等待遇,女性沒有獨立的財產權,這就意味著此時的英國女性幾乎沒有任何的經濟地位。然而"工業革命的興起,破壞了家庭經濟的基礎,此時手工業日漸衰敗,機器被廣泛使用,工廠制度日臻完善,大批勞動婦女被吸收到工廠里"[3](P9)。女性進入工廠工作使其逐漸擺脫家庭的束縛,實現經濟獨立。19世紀以后,隨著消費社會的進一步發展,女性消費也得到了增長,此時商家順應了時代的發展趨勢,為了吸引更多的女性顧客,他們開始放寬信用消費的條件,已婚女性們抵擋不住誘惑,開始使用信用來進行消費活動。然而,19世紀女性雖然開始實現了經濟獨立,但是她們的報酬比較低,無法滿足其消費的欲望,再加上當時社會上依然盛行的是習慣法,在習慣法下"很少有女性擁有獨立的財產,她們無法獨立訂立任何類型的合同,包括賒購。她們購買物品時,只能以戶主作為她們的代理人,使用戶主的信用進行消費"[5](P51)。由此可知,女性使用信用來進行經濟活動打破了長期以來只有男性才能使用信用交易的傳統,但是此時她們只能使用丈夫的信用來進行消費,這也就意味著所產生的債務依舊只能由其丈夫來歸還。女性在使用丈夫的信用購買商品時,還需要看男性的臉色,因此,女性的經濟地位雖然相較以往有所提高,但依舊十分低下。

  19世紀英國消費社會進一步發展,女性"不斷擴張的消費經濟釋放了她們的購物欲望,丈夫和商人都擔心這有可能會在經濟上毀掉他們"[5](P49)。丈夫擔心沉重的債務會損害他們的經濟利益,而商人擔心丈夫放棄承擔妻子的債務導致其破產。其實家庭矛盾與商人擔憂的存在也恰恰從側面反映出此時已婚女性的經濟地位有所提高,因為過去女性的生活用品一直由丈夫提供,女性很少與丈夫存在經濟方面的矛盾,商人也不會因為擔心銷售女性必需品給其丈夫存在收不回賬款的風險。再加上丈夫和商人認為女性天生就是貪得無厭的,如果社會上依然任由女性使用丈夫的信用進行經濟活動繼續發展不受任何限制,這會在經濟上毀掉他們。而這種恐懼引發了買賣雙方以及夫妻雙方之間的矛盾。因此,他們希望通過法律途徑來保護自己的利益。

  為了緩和夫妻雙方以及買賣雙方之間的矛盾,1882年《已婚婦女財產法》全面通過。該法在一定程度上給予女性獨立的財產權,"一是自本法案通過之日起,她們從事任何勞動所獲得的任何收入;二是自己投資所獲的收入;三是亡夫遺留給妻子的遺產"[8](P119)。與此同時,法律也規定了女性要對自己的債務承擔全部的責任。然而當商人滿心期待地與女性訂立信用合同以后,卻發現自己仍然難以收回貨款。其原因是當女性債務問題被起訴時,她們"通常聲稱自己沒有獨立的財產。而即使她們有單獨的財產并且拒絕付款,在法律上也不會被監禁"[5](P64)。這是因為當時"法律把女性消費者定義為天生不值得信任的人在其改革的過程中依然根深蒂固"[5](P49),法律仍然視女性消費為丈夫的經濟和社會地位,女性仍然不能單獨使用自己的信用來進行消費。此時女性的經濟地位依舊模棱兩可,她們既是擁有財產的獨立法人,又依賴一個法律實體,即她們的丈夫。這也恰恰說明女性的經濟地位低于男性,因此女性追求男女平等經濟地位的愿望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這有待20世紀男女平等權的實現。

  結語

  工業革命之前,女性的地位十分低下,她們受到來自社會和家庭的種種不平等待遇。此時,社會上使用信用進行消費的幾乎都是男性。19世紀,女性有了一定的經濟基礎,消費增加。商人們為了吸引更多的顧客,開始放寬信用消費的條件,女性也能使用信用來消費,這也打破了此前只有男性才能使用信用交易的傳統。然而,女性使用丈夫的信用來進行消費活動,在引發了許多家庭矛盾的同時,也增加了商人收回貨款的風險。因此,丈夫和商人開始尋求法律途徑來解決女性信用問題。不久,法律當局開始著手改革,但法律改革的前提依舊將男性的地位置于女性的地位之上,對女性地位有所限制。從這一切來看,19世紀女性的經濟地位有所提高,但仍然有限。

  參考文獻
  [1][英]阿薩·勃里格斯。英國社會史[M].陳叔平,譯。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1.
  1
  [3]馬纓。工業革命與英國婦女[M].上海: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93.
  [4]元鵬成。19世紀英國的城市發展與女性消費[J].新鄉學院學報,2018(7)。
  [5]Erika Diane Rappaport:Shopping For Pleasure:Women in the Making of London's West End[M].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0.
  [6][美]詹姆斯·弗農。遠方的陌生人:英國是如何成為現代國家[M].張祝馨,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17.
  [7]George Robb,Wite-collar Crime in Modern England:Financial Fraud and BusinesMorality,1845-1929[M].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92.
  [8]李寶芳,維多利亞時期英國中產階級婚姻家庭生活研究[M].北京: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4.

英國史論文推薦范文8篇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腾讯欢乐麻将官网 棋牌显示是什么牌的 天天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广西快3一走势图表 20选5走势图 加拿大28是不是骗局 广东时时彩几分钟开奖 江苏11选5 贵州快3群 今天股票指数 新疆十一选五爱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