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麻将官网|欢乐麻将50000豆礼包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在職碩士論文 > 同等學力碩士論文 > 法學碩士論文

王建海案中其行為的定性問題研究

時間:2019-12-12 來源:湖南師范大學 作者:李凡 本文字數:7068字
  摘 要
  
  隨著人們法律意識的增強,在故意傷害和故意殺人類案件中,人們越來越多地以正當防衛作為辯解理由。根據我國刑法的規定,正當防衛是為了保護合法權益免受正在發生的侵害,而阻止不法侵害并造成了損害結果。法律上雖然規定公民有權進行防衛,但是行使權利必須受到限制。如果公民阻止侵害行為時,超出了法律規定的度,導致了嚴重的后果,就屬于防衛過當,防衛行為也會由合法轉向非法。在王建海案中其爭議焦點之一就是王建海的行為是不是屬于防衛過當。一審、二審法院認為王建海不存在防衛情節,王建海及其辯護律師認為王建海的行為屬于防衛過當。

王建海案中其行為的定性問題研究
  
  在故意傷害和故意殺人類案件中,由于這兩罪有時在客觀表現形式上極其相似,而行為人往往不愿意交待真實犯罪目的,導致兩罪在司法實踐中容易混淆。故意殺人罪客觀表現形式為奪取了他人的性命,故意傷害罪客觀表現形式是導致了他人身體傷殘或死亡。王建海案的第二個爭議焦點是王建海的行為是構成故意殺人罪還是故意傷害罪。一審、二審、再審法院認為王建海構成故意殺人罪,王建海及其辯護律師提出王建海沒有殺人的故意,認為王建海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
  
  本文認為王建海是對正在進行的侵害行為進行防衛,雖然導致侵害人死亡的嚴重后果,但符合特殊防衛的情形,因此王建海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構成故意殺人罪也不構成故意傷害罪。
  
  關鍵詞:  防衛過當,正當防衛,故意殺人,故意傷害。
  
  ABSTRACT
  
  With the enhancement of people's legal awareness, in the cases of intentional injury and intentional killing of human beings, people increasingly use justifiable defense as justification. According to the provisions of our criminal law, justifiable defense is to protect legitimate rights and interests from the ongoing infringement, and to preventunlawful infringement and cause damage. Although the law provides that citizens have the right to defend themselves, the exercise of their rights must be restricted. If a citizen stops an encroachment beyond the limits prescribed by law and causes serious consequences, it is considered as excessive defense, and the defense act will turn from legal to illegal. One of the main points of contention in the case of wang jianhai is whether wang jianhai's behavior is excessive defense. The court of first instanceand the court of second instance held that wang jianhai did not have any defense circumstances, and wang jianhai and his defense lawyers believed that wang jianhai's behavior was excessive defense.
  
  In the cases of intentional injury and intentional killing of human beings, the two crimes are often confused in judicial practice because they are very similar in objective expression form and the doer is often reluctant to disclose the real purpose of the crime. The objective manifestation of intentional homicide is to take the life of others, while the objective manifestation of intentional injury is to cause physical disability or death of others. The second point of contention in wang's case is whether wang's act constitutes intentional homicide or intentional injury. The court of first instance, second instance and retrial held that wang jianhai constituted the crime of intentional homicide. Wang jianhai and his defense lawyers proposed that wang jianhai had no intention to kill and that wang jianhai's behavior constituted the crime of intentionalinjury.
  
  This paper argues that wang jianhai is defending the ongoing infringement. Although it causes serious consequences of the death of the infringer, it conforms to the circumstances of special defense. Therefore, wang jianhai's behavior is justifiable defense. It doesn't constitute intentional homicide and it doesn't constitute intentional injury.
  
  Key words :   excessive defense, justifiable defense, intentional homicide,intentional injury。
  
  引 言
 
  
  一、研究背景及意義。

  
  從 2016 年發生的“于歡案”到 2018 年的“昆山砍人案”來看,近年來發生的有關正當防衛的刑事個案,總是成為公眾聚焦和熱議的話題。2016 年發生的“于歡案”爭議焦點主要是對于歡捅刺行為性質的認定,法院最終認定于歡的捅刺行為具有防衛性質,因為對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為,應當認定為不法侵害,可以進行正當防衛。對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并伴有侮辱、輕微毆打的行為,不屬于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因此于歡的捅刺行為不屬于特殊防衛,屬于防衛過當。
  
  2018 年發生的“昆山砍人案”,檢察院和公安機關一致認為對于犯罪故意的具體內容雖不確定,但足以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侵害行為,屬于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的“行兇”。行兇已經造成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緊迫危險,即使沒有發生嚴重的實害后果,也不影響正當防衛的成立。最終公安機關認為于海明屬于正當防衛,撤銷案件。其實我國刑法并非沒有對正當防衛的相關問題進行規定,我國 1979 年刑法就對正當防衛進行了規定。但從司法實踐中發生的防衛類型案件來看,普遍存在對正當防衛認定過嚴的問題,導致很多案件該被認定為正當防衛的沒有被認定,甚至連防衛過當的情節都被忽視。基于以上背景,本文選取王建海案進行分析,并就相關問題提出建議,希望能為司法實踐提供幫助。
  
  二、文獻綜述。
  
  王建海案爭議焦點主要在王建海的行為是否屬于防衛過當,以及王建海的行為是構成故意傷害罪還是故意殺人罪。因此,我僅僅就國內外對正當防衛限度問題的研究以及故意殺人罪與故意傷害罪的研究現狀展開論述。
  
  在國內,關于防衛限度相關問題的爭鳴大都在行為過當和重大損害兩者的聯系上,對于這兩者的聯系,理論界存在以下觀點:第一種觀點主張行為過當和重大損害這兩者是并列關系。“關于是否超過正當防衛限度條件的判斷,要對行為過當與否和是否造成重大損害都進行考察。”①第二種觀點主張行為過當和重大損害是交叉關系,防衛行為超過了限度條件可能造成重大損害結果,也可能造成一般損害結果,而造成重大損害結果,可能是防衛行為超過了限度條件引起的,也可能并非防衛行為超過限度條件引起的;①第三種觀點認為行為過當與重大損害之間是必然因果關系,前者必然導致后者,后者的產生也一定可以歸因于前者。②第四種觀點以是否造成了重大損害結果反過來推導防衛行為過當與否。
  
  在國外,1522 年歐洲的《卡洛林納刑法典》首次對正當防衛進行規定,但是該法典規定的防衛人的防衛范圍比較小,僅允許對侵害行為人身體、健康和名譽等人格權的行為進行防衛,沒有對防衛行為進行限制。進入 20 世紀,社會本位取代個人本位,法律開始對防衛行為進行限制,規定防衛過當應當負刑事責任。日本將超過防衛限度條件的行為稱為過剩防衛,過剩防衛在客觀方面分為質的過剩和量的過剩,在主觀方面分為故意的過剩和過失的過剩。③日本也將防衛過當作為量刑情節,認為根據情節可以減輕和免除處罰。④根據德國刑法的規定,行為人由于惶恐、恐怖、驚愕,導致防衛行為超過限度的,不予處罰。可見大陸法系國家在認定防衛過當時,注重行為人的主觀因素的認定。英美法系國家對防衛行為規定的比較詳細,區分不同類型的防衛,維護人身安全采取防衛行為的限度與維護財產安全采取防衛行為的限度不一樣。維護財產安全一般禁止使用致命暴力,維護人身安全中,對于致命暴力,防衛人可以采取致命暴力進行防衛。
  
  關于故意傷害罪的研究,各國對傷害罪的分類不同。主要有兩個劃分標準,第一種是以是否造成傷害后果為標準,可以將傷害罪分為狹義的傷害罪和毆打罪。行為人對被害人造成傷害后果的構成狹義的傷害罪,若行為人未對被害人造成傷害后果的構成毆打罪。日本、意大利、瑞士等國將未對被害人造成傷害后果的犯罪行為稱為暴行罪,我國、英國、美國等地稱為毆打罪。第二種是以傷害程度為標準分為輕傷害罪、重傷害罪、傷害致死罪。而各國關于重傷和輕傷的界定也都不同。
  
  故意殺人罪在成文法系國家(地區)的刑法中有多種類型,如俄羅斯有義憤殺人罪,韓國有殺嬰罪,我國臺灣有殺害尊親屬罪,日本有殺人預備罪。英美法系將故意殺人罪分為謀殺罪和非預謀殺人罪。而我國刑法只規定了單一的故意殺人罪,沒有將故意殺人罪又細分為不同類型的殺人罪。對于故意殺人罪的定義和構成,在何秉松的《犯罪構成系統論》、陳忠林的《刑法分論》、張明楷的《刑法學》都作了詳細的闡述。關于激情殺人,我國刑法沒有明確條文進行規定,僅僅在司法實務中作為量刑情節。國外一些國家在法律條文中已經對激情殺人進行了系統的規定,如加拿大、德國。盡管我國刑法沒有對激情殺人進行規定,但是在刑法理論界,學者們對激情犯罪的定義及刑事責任等問題都有論述,代表作有馬克昌的《犯罪通論》,儲槐植、許章潤主編的《犯罪學》。
  
  三、研究方法。
  
  本文主要采用文獻檢索法,主要通過網絡搜索以及去圖書館查閱收集相關的書籍、期刊、報紙和雜志,了解正當防衛的立法沿革,相關學說和理論爭鳴以及實踐中存在的問題等。其次通過案例分析法,通過中國裁判文書網、威科先行、無訟案例等相關法律信息庫,搜索與防衛過當相關的近幾年的案例,選取有價值的案例,進行分析歸納總結,針對司法實踐中存在的問題提出建議。
  
  四、主要內容與不足。
  
  本文以王建海案的兩個爭議焦點進行切入,探討防衛過當的認定,以及行為人在防衛過程中,防衛不當造成侵害人死亡時,是定故意殺人罪還是故意傷害罪。首先概述王建海案的基本案情和法院審理情況。然后梳理控辯雙方和法院的意見,對王建海案的兩個爭議焦點進行歸納,第一個爭議焦點是王建海的行為是否屬于防衛過當,第二個爭議焦點是王建海的行為是構成故意殺人罪還是故意傷害罪。接著圍繞王建海案的兩個爭議焦點在學理上的理論爭鳴和在實踐中的具體認定進行分析,最后結合理論和實踐的分析,對每個爭議焦點得出結論。在本文的結論部分,對王建海案兩個爭議焦點涉及的法律問題提出了一些司法建議,并對該案所涉及的再審啟動的問題進行了思考和提出相關建議。
  
  本文的不足之處在于本文所選取的案例是通過網上搜索的方式獲得,并非自己在實踐中接觸的案子,且由于自己的實踐經驗比較少,認知范圍和知識水平也有限,所以對該案的分析難免存在欠缺之處。
  
  【由于本篇文章為碩士論文,如需全文請點擊底部下載全文鏈接】
 
  
  第一章  案情概要
  
  第一節  基本案情
  
  第二節  法院審理

  一、一審審理情況
  二、二審審理情況
  三、再審審理情況
  
  第二章  案件爭議焦點
  
  第一節  王建海的行為是否屬于防衛過當

  一、一審、二審法院認為不屬于防衛過
  二、再審控辯方及法院認為屬于防衛過當
  
  第二節  王建海的行為是構成故意殺人罪還是故意傷害罪
  一、一審、二審、再審法院認為構成故意殺人罪.
  二、再審控辯方認為構成故意傷害罪
  
  第三章  法理分析
  
  第一節  王建海的行為不屬于防衛過當

  一、防衛過當的理論爭鳴
  二、防衛過當的具體判斷
  三、王建海的行為不符合防衛過當的具體標準
  
  第二節  王建海的行為不構成故意殺人罪也不構成故意傷害罪.
  一、王建海的行為不構成故意殺人罪.
  二、王建海的行為不構成故意傷害罪
  三、王建海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

  結 論

  本案的一審、二審法院認為王建海沒有進行防衛的時間條件,因此認定王建海的不存在防衛情節,雖然再審中,法院最后采納了王建海及其辯護律師和公訴機關關于王建海存在防衛情節的意見,并認為王建海的行為屬于防衛過當,但該案從 2009 年 5 月 21 日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到 2017 年 10 月 20 日法院作出再審判決。該案時間跨度長,案情復雜,訴訟過程復雜,通過該案我們可以知道在 2009年到 2017 年這段時間,司法機關對具有防衛性質的案件,只要造成被害人死亡的情形,還是不敢大膽地認定存在防衛情節,也不敢認定屬于正當防衛。在習近平倡導全面依法治國,堅持司法為民理念的指導下,人們的法治意識增強,正當防衛條款被喚醒,在實踐中被依法適用,20018 年 6 月 20 日,最高人民法院就于歡故意傷害案發布 93 號指導案例,2018 年 12 月 18 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發布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該批指導性案例均是關于正當防衛的認定。這些指導性案例為司法實踐提供正當防衛認定的標準同時,向社會提供一種正義不向非正義低頭的價值引導,能夠有效的震懾不法侵害人和潛在的犯罪人,弘揚社會正氣。根據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二批指導性案例以及近期正當防衛相關案件所體現的精神,本文認為王建海的行為屬于正當防衛,不構成故意殺人罪也不構成故意傷害罪。

  關于本案中爭議焦點涉及防衛過當與正當防衛的認定問題,提出下列司法建議:第一、要結合具體案情,客觀全面地評價案件是否存在防衛情節,不能因為造成重傷死亡的重大損害結果,而忽視對行為人防衛情節的認定。第二,判斷防衛行為有沒有過當時,應遵循一定的順序。筆者認為首先要看該防衛行為是否符合正當防衛的起因條件,時間條件,防衛客體條件,然后再看防衛行為是否造成了重傷、死亡的損害結果,進而再從侵害行為的性質、手段、緊迫程度、認識程度等方面綜合考慮避免損害發生的行為是否超過了法律規定的限度。第三,應該站在采取防衛措施時的立場,分析行為人的行為有沒有超過法律規定的限度。第四,在判斷是否構成防衛過當時,不僅要站在正常理性人的角度思考,而且還要考慮防衛人的主觀心態,即以站在正常理性人的角度思考為主,同時也不忽視不法侵害人給防衛人帶來的心理影響。

  王建海案從 2009 年 8 月 6 日判決發生效力,到 2016 年 9 月 19 日最高院指令吉林省高級人民法院對該案進行再審,整個案件從判決生效到啟動再審長達七年之久,這反映了我國再審啟動難的現狀。再審程序的啟動是錯案糾正的開端,我國不合理的再審啟動程序是導致再審啟動難的主要原因。

  刑事法律關系關乎人的自由和生命,如果錯案遲遲不能糾正,被告人將繼續蒙冤,司法的公正也無法實現。筆者結合該案和我國關于再審啟動的相關規定,分析我國再審啟動程序制度存在的不足,并提出完善我國再審啟動程序的具體建議。

  我國再審啟動程序主要存在以下不足:第一,錯案責任追究制的缺陷阻礙再審程序啟動。公檢法很多機關都是根據政績發放獎金,公安機關根據辦案率、檢察院根據公訴率、法院根據判決率。而一旦啟動再審,再審的結果具有不可預測性,若之前的判決被推翻,那么與該案相關的辦案人員勢必都會受到牽連和被追究責任。所以讓制造冤案的人自我糾錯,沒有內在驅動力,即使是原審法院審理本案的其他法官,盡管他沒有參與到錯案中,但考慮到錯案糾正可能導致原審判決推翻,從而影響本部門的利益,也會間接地影響到自己,一般關于冤案的審理也是持消極態度。第二,再審程序的啟動沒有避開原審法院。法官要公平公正地審理案件,必須保證案件審理的程序是正義的,由原審機關進行再審啟動的自我審查,實際上是對自己作出的判進行否定,這種自我糾錯的模式,很難使人信服。第三,法律關于違反申訴審查期限的法律后果的規定是空白的。依據《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的規定,人民法院對申訴案件的審查,應當在三個月或六個月內作出決定。然而從該案來看,法院審查申訴案件的期限已經超出了法定的期限。這主要是因為法律關于違反申訴審查期限的法律后果的規定是空白的。第四,對再審程序啟動的監督缺位。根據我國現行法律的規定,我國啟動再審的主體只有兩個即法院和檢察院,當事人只是為法院和檢察院啟動再審提供材料來源。因此,啟動再審的權利被法院和檢察院這兩個公權力機關掌握,但由于法律沒有規定誰來對其啟動權進行監督,導致檢察院并沒有有效的發揮其法律監督職能,再審程序遲遲沒有啟動,申訴人反復申訴。

  關于我國再審程序啟動的不足,筆者提出下列改善建議:第一,對錯案責任追究制,區分情況追究相關人員的責任,當司法人員因徇私枉法故意制造錯案或者違反有關規定導致裁判出現錯誤的才追究辦案人員的責任。這樣可以讓辦案人員不會因為害怕被追責而不敢啟動再審程序。第二,我國的司法人員應該提升自己的法律素養和辦案水平,盡量從源頭控制冤案的產生,樹立法律的權威,讓公民在案件審理當中感受到公平公正,從而讓當事人信服和主動執行判決,減少不斷申訴的行為。第三,由作出生效裁判的上級法院或者作出生效裁判的同級異地法院審查當事人的申訴。一方面上級法院和異地同級法院不必受同事關系和部門利益等人情因素的干擾,能夠更加客觀公正地對申訴人的請求進行復查;另一方面,申訴人更加容易接受該再審審查結果,從而避免申訴人反復申訴,司法人員反復審查,造成司法資源浪費的現狀。第四,在刑事訴訟法上規定違反申訴審查期限的法律責任,只有這樣法院和檢察院才不會懈怠和隨意延長申訴審查的期限,從而使滿足條件的案件及時啟動再審,使錯案得到糾正。第五,加強檢察院和社會公眾對再審程序啟動的監督。檢察院在我國公權力機關中發揮著重要的監督職能,不僅對一審、二審進行監督,也要對再審進行監督,不僅要對法院的審理過程進行監督,也要對法院審查申訴的過程進行監督,對于法院違反申訴審查期限的行為,檢察院應該主動發揮其監督職能,及時敦促法院對申訴進行審查。陽光是最好的防腐劑,法院可以將申訴審查結果實行上網制度,一方面有利于公眾更加方便地知悉案件申訴的結果,發揮社會公眾的監督功能,另一方面也有助于促進法院提高業務水平和辦案效率。

  參考文獻

    李凡. 王建海故意殺人案件評析[D]. 湖南師范大學 2019
      相關內容推薦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腾讯欢乐麻将官网 2017北京赛车pk10公式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规则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图 三肖中特黄大仙许一刀 cba新浪体育 T6彩票苹果 特区七星彩票论坛 新疆时时彩 b站直播送的礼物能赚钱吗 ag捕鱼王小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