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麻将官网|欢乐麻将50000豆礼包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法學論文 > 法律論文 > 婚姻法論文

分析夫妻財產約定與不動產物權變動

時間:2019-12-04 來源:未知 作者:樂楓 本文字數:2941字

婚姻法夫妻財產論文熱門推薦10篇之第五篇:分析夫妻財產約定與不動產物權變動

  摘要:婚姻財產糾紛案件處理中,若夫妻雙方選擇約定財產制的形勢,對名下的不動產權屬認定可依據婚姻法規定或物權法約定,實現財產權屬確定,明確財產關系,并表明不可將登記視作財產產權歸屬的唯一依據。本文以真實案件為例,基于案件審判結果基礎上,分析夫妻財產約定與不動產物權變動問題,討論結果僅供參考。

  關鍵詞:夫妻財產約定; 不動產; 物權變動;

  一、真實案情

  原審被告:李某、唐某某,原審原告:唐某。

  案件經過:唐某某于1996年11月28日與前妻協議離婚,孩子唐某由前妻撫養。唐某某于1999年10月20日與李某登記結婚,于2000年7月26日生下一子。婚后唐某某與李某共購得4套房產,房產信息詳情:1.財富中心小區房屋是唐某某于2002年12月12日購買,登記在自己名下,房價市場價值為6199351萬元,目前尚有877225.86元貸款未還清;2.金興街道房屋,由唐某某于2004年3月3日從單位承租;3.惠谷根園房屋由唐某某于2009年11月16日登記在李某名下;4.湖光中街房屋,為唐某某與李某的共同財產,在2008年9月20日登記在唐某某名下,目前市場價為伍佰肆拾萬元。

夫妻財產

  2010年10月12日,唐某某決定與李某簽訂分居協議,雙方約定名下財富中心與慧谷根園房子分割歸李某所有,李某可作任何處置,唐某某不得進行干預或阻撓,在必要的情況下,還需要協助李某辦理相關財產事務。剩余兩套房子歸唐某某所有,可作任何處置,李某不得進行干預或阻撓,在必要的情況下,還需要協助唐某某辦理相關財產事務。所生之子由李某撫養,唐某某只承擔教育與監護的責任。雙方選擇離異不離家的形勢,但正是由于這一決定,導致唐某某在離世前未進行房屋產權變更登記,且唐某某于2011年9月20日離世時,并未留下任何遺囑。現唐某某與前妻所生之女起訴,要求法院對四套房產進行財產分割。

  二、審判結果

  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審理此案件,認為唐某某名下的金興街屋屬于公有住宅,法院無權確定承租人。湖光中街房屋登記在唐某某名下,且在分居協議中明確規定,該房屋為唐某某所有,因此屬于唐某某的個人財產,作為遺產分割。原告、被告雙方認為,該房產價值540萬元,由唐某某與李某所生之子,并未成年,因此,唐某要求獲得折價款,故法院判決房產歸李某所有,同時李某向唐某付折價款180萬元。慧谷根園登記在李某名下,雙方約定此房產歸李某所有,法院認定為李某的個人財產,不屬于遺產范圍。在離婚協議中明確指出,財富中心房屋為李某某所有,但房屋實際產權在唐某某名下,考慮之前制定的協議書并未得到有效履行,判定此房屋為唐某某與李某的夫妻共同財產。法院考慮此房屋還存在未還清的貸款,房屋價格數額的1/2為夫妻共同財產,剩余的歸屬唐某某之女,唐某所有,因此將此房屋劃分為3份。由于李某之子并未成年,考慮其住宿問題,唐某要求進行房屋折價,因此將此房屋判決給李某,李某向唐某付折價款885180.70元,獨立償還此房屋貸款。且法院駁回了原告的其他訴求。

  判決之后,李某認為判決不公,向法院提交了訴訟,最終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做出以下判決:1.原審第一項判決不變;2.撤銷原審判決第三項;3.原審判決第二項變為,財富中心房屋歸李某所有,李某自行償還貸款;4.駁回李某的其他訴求。筆者認為,本案例中最具爭議的問題是分居協議書的屬性。在夫妻財產制約定下,不動產物權是否必須要變更才兼備法律效力,才可實現產權權屬的維護。

  三、討論

  (一) 分居協議書屬于夫妻財產分割協議

  在本案裁決中分居協議書屬于案件開展的主要邏輯,直接決定著遺產判決與遺產范圍的認定。筆者認為,分居協議中的財產部分應屬于夫妻婚姻關系存期間的財產分割協議,并非以離婚為目的的財產分割協議。主要原因在于:從目的角度審視,協議書的簽訂并不是為了離婚而分配財產,本案例夫妻雙方簽訂協議書,主要是為陳述兩人感情破裂的事實,并不是直接一刀兩斷,在法律上還保持著婚姻關系,在此基礎上對共同財產進行分割。其次,從文義解釋角度出發,分居協議主要是為實現"離異不離家",排除離婚法律效果的出現,并非解除婚姻關系。因此,就夫妻所作的財產約定,本身性質為婚內財產分割,僅僅是以兩人約定的形式,處理兩人的共同財產權屬,法律效應不足。

  (二) 夫妻間不動產物權登記適當弱化

  本文案例中,夫妻雙方選擇的是財產約定制度,案例涉及到的夫妻雙方不動物產權并未得到有效登記,辦理手續不足。當前核心問題是案例協議中的物權效果變動是否有效。筆者認為,本案例中夫妻雙方簽訂的協議為內部物權契約,可直接影響物權變動效力,因此,不需要開展權利變動行為。首先,在本文上述案例中,房產登記在唐某某名下,分居協議并未履行,參照物權登記原則,需要先確認房屋是否屬于夫妻雙方的共同財產,接著才可認定屬于自己那一部分的財產。在本案例中,唐某某屬于產權登記人,在政府部門有等級備案。但在當事人權屬爭議的情況下,登記簿并非唯一認定的依據,需要依據實際情況,考慮異議人的舉證。

  (三) 登記并非不動產公示的唯一標準

  物權法第十六條規定,不動產登記簿本身是物權歸屬依據與物權內容依據。就該項規定,一般以兩種觀點存在,分別為:1.凸顯登記簿的意義,表明在訴訟程度中,登記簿可作為物權證據使用,證明物權權利人的歸屬;2.該條規定主要是將不動產的登記簿作為物權權力的推定,依據登記簿上記載的信息主體,可將物權真實的權利人推定出來,并記載權利人該享有的權利。當實際權利人給出的證據可推翻登記簿時,法院則將物權定為歸屬真實權利人,基于物權公示原則基礎上,認為不動產權需要進行登記,以此保障權利主體對物產的支配,即其存在和變動必須要由公示方法表現出來,為外界知曉,登記并非不動產物權公示的唯一標準,夫妻間的不動產物權變動,不宜過分強調登記公示。物權法第二十八條至第三十條列舉規定了不在法律行為基礎上的物權變動情形,詳細指出法律文書、遺贈、征收、繼承等不需要進行登記、交付,就可直接進行物權變動。婚姻法也明確規定,就夫妻共同的財產 (除法律規定歸一方所有的外) ,在雙方無約定的情況下,婚后財產為夫妻雙方共同所有,即便是物權信息登記在一方名下,另一方也具備共有權。上述這些情況,借助法律規定可直接確定物權的實際歸屬,不需要進行另外的登記或公示。因此,筆者認為在夫妻財產約定中,涉及不動產權屬變動,這類財產制不可將產權權屬登記作為唯一的依據。

  四、結束語

  綜上所述,基于本文上述案例可得知,唐某某與李某簽訂的協議,屬于物權契約屬性,可在夫妻之間形成物權變動效力,且不需要借助登記,因此,最終將房產登記在唐某某名下,李某已經獲得分居協議書所有權,因此,就房產爭奪,不可作為遺產處理。

  參考文獻
  [1]王偉華。夫妻財產約定與不動產物權變動問題研究[J].佳木斯職業學院學報,2017, 10 (11) :174-176.
  [2]黃海濤。夫妻財產約定的物權效力[J].人民司法 (應用) ,2017, 20 (01) :86-91.
  [3]王忠,朱偉。夫妻約定財產制下的不動產物權變動[J].人民司法,2015, 12 (04) :4-8.
  [4]姚輝。夫妻財產契約中的物權變動論[J].人民司法,2015, 20 (04) :14-18.
  [5]段鮮紅。夫妻財產約定中的不動產物權變動[J].福建金融管理干部學院學報,2017, 15 (04) :45-51.

點擊查看婚姻法夫妻財產論文(推薦10篇)其他文章
    相近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腾讯欢乐麻将官网 新11选5 白小姐精准一尾中特 财神彩票安卓 广西快乐双彩几点开奖 娱乐场所涉黄照片 千炮彩金捕鱼下载免费版 15选5坐标连线走势图 预测青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中国体育彩票开奖结果17125 河北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