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欢乐麻将官网|欢乐麻将50000豆礼包
學術堂首頁 | 文獻求助論文范文 | 論文題目 | 參考文獻 | 開題報告 | 論文格式 | 摘要提綱 | 論文致謝 | 論文查重 | 論文答辯 | 論文發表 | 期刊雜志 | 論文寫作 | 論文PPT
學術堂專業論文學習平臺您當前的位置:學術堂 > 畢業論文 > 本科畢業論文 > 法律畢業論文

“走婚同居養老”衍生的法律問題探析

時間:2019-12-10 來源:湖南工程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作者:羅杰,尹鴿 本文字數:11574字

  摘    要: 在我國,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選擇“走婚同居”養老。由于我國老年人同居立法缺失,導致老年人“走婚同居”面臨諸多法律問題,例如,“同居養老”的合法性問題、日常家事代理權享有與否的問題、有無扶養權利與義務的問題、有無親屬權的問題、同居養老之共同財產的處理問題、同居養老者的繼承權問題。我們亟需借鑒國外相關立法經驗,創設老年人“走婚同居”養老合同制度,為老年“走婚同居”專門立法;為涉老案件提供法律援助;成立社區與村老年人服務組織。

  關鍵詞: 走婚同居; 養老; 非婚同居;

  Abstract: In China, more and more elderly people choose walking marriage and cohabitation for old age pension. Because of the lack of cohabitation legislation for the elderly in China, the elderly people are faced with many legal problems, such as the legality of “cohabitation for old age pension”, the right of daily family representation, the right and duty of maintenance, the problem of having no kinship, the treatment of common property of cohabitation and old age pension, and the inheritance rights. We urgently need to learn from foreign relevant legislative experience, create the walking marriage and cohabitation for old age pension contract system with special legislation, so as to provide legal assistance for the cases and establish community and service organizations for the old people.

  Keyword: walking marriage and cohabitation; pension; unmarried cohabitation;

  一   “走婚同居養老”現象之透視

  (一)  “走婚同居養老”之數據搜集

  “走婚同居養老”是指老年人以搭伴養老為目的,不履行婚姻登記程序的同居生活方式。截至2017年,我國約有2.12億60歲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的15.5%。據預測,至21世紀中葉,老年人口數量將超過4億,其中,50%是空巢老人。[1]在全國60歲以上的人口中,未婚者、離婚者、喪偶者共有4181萬人。[2]212014年鄭州市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鄭州65歲及以上的人口共81.6萬人,在這個年齡段的老年人口中,因喪偶、離婚、未婚的單身老人達21.1萬人。[3]湖北省宜城市的“走婚族”約占“再婚”(包括領取證件和未辦證的)老人的50%。[4]上海市喪偶老年人占60周歲以上老年人總數的36%。天津市老年人口中的同居比例占老年人再婚比例的50%,諸多老人已經進入了“同居時代”。[5]8浙江60歲以上的老年人有620萬,其中空巢老人有226萬,占36.5%;單身老人有120萬,約占20%。在杭州,在近90萬老年人中,單身者至少有30萬。[6]廣州壽星大廈養老機構共有1500多位老年人,其中,喪偶的占70%,85%愿意選擇同居的生活方式。[7]泉州市有80萬老年人,其中喪偶或離異的單身老人超過10萬人。關于協議離婚案件,據不完全統計,泉州市市區2003年有923對,2004年上半年有916對,由此可見,協議離婚人數大幅度上升,但老年人的協議離婚或再婚又離婚的人數卻明顯下降。重要原因在于70%以上的老人選擇“走婚”形式養老。[8]

  (二)   “走婚同居養老”之數據分析

  現階段越來越多的老年人選擇“走婚同居養老”,筆者認為主要原因如下:

  1.婚戀觀與性道德評價的轉變。首先,隨著精神文明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越來越多的人認為結婚并不是男女雙方共同生活的唯一途徑。其次,老年人“走婚同居養老”更多的是為了相互關心、相互照顧,性需求在老年人“走婚同居”中的重要性已然變得很淡。且現階段社會大眾的性道德已經發生了重大轉變,人們越來越追求性自主權與性自由權,對于婚姻之外的性生活不在持鄙夷和嫌棄的態度,取而代之的是理解、寬容與尊重。
 

“走婚同居養老”衍生的法律問題探析
 

  2.避免財產糾紛。結婚并不是雙方領取一紙婚約的簡單事,更意味著夫妻雙方的權利與義務。首先,現階段夫妻共同財產制是我國的法定夫妻財產制,若要避免婚后的經濟矛盾與糾紛,約定夫妻財產分別所有應屬首選。然而現階段老年人對于夫妻約定財產制的認識有限,同時為了顧及雙方情面,不破壞雙方感情,老年人一般不會選擇約定財產制。同居是規避財產糾紛的最優途徑。其次,老年人“走婚同居養老”更多的是為了相互照應,其感情基礎并不穩固。湖南省長沙縣人民法院審理的老年人離婚案件逐年增長,在老年人離婚案件中,再婚老年人占90%,老年人再婚的成功率僅有10%左右,老年人再婚后又離婚的案件,占全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離婚案件的一半以上。[9]2010年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共審理54件年齡在60歲以上的離婚案件,其中再婚又離婚的案件共32件,占59.26%。2011年1月至5月,共審理13件年齡在60歲以上的離婚案件, 再婚又離婚的案件共7件,占53.85%。[10]76“走婚同居”可以使雙方在性格不和或其他問題產生時,基于一方意愿或雙方意愿結束同居,較之結婚,“走婚同居”可以避免因離婚而產生的成本負擔。

  3.對子女反對再婚的讓步選擇。很多子女不能接受自己單身的父或母與其他人再婚,其原因主要有三:第一,感情因素,父親或母親在子女心中占據著十分重要的位置,子女不能容忍其他人取代其父親或母親的地位。第二,經濟因素,對于經濟條件較好的老年人,其子女的繼承份額會因其再婚減少,所以為了防止財產外流,老年人再婚通常會遭到子女的強烈反對。除此之外,老年人再婚可能會加重一方子女的扶養義務,也是子女反對父或母再婚的重要原因。

  4.滿足老年人的精神需求。“走婚同居”是老年人尋求精神慰藉有效途徑,老年人需要通過溝通交流來降低自己的孤獨感。由于生活、學習或工作原因,許多子女無法陪在老人身邊,造成越來越多的“空巢老人”出現,子女陪伴的缺失必然會加重老年人的孤獨感與失落感。82.5%的農村高齡老年人希望由子女照料,但是只有37.8%的老年人實現了這一要求。另據全國老齡辦統計數據,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很少受到子女的重視,只有10%的子女會考慮滿足老年人的精神需求問題。[11]同居者可以給老年人更多的照顧,也可以與老年人有更多的交流,因此,“走婚同居”便成了滿足老年人精神需求的重要途徑。

  5.減輕子女的供養負擔。首先,大部分老年人的生活來源依靠家庭供養。2010年66.3%的城市老年人以離退休金為主要生活來源,22.4%以家庭供養為主要生活來源;47.7%的鄉村老年人以家庭供養為主要生活來源,44.5%的鎮老年人以家庭供養為主要生活來源。在家庭供養、勞動收入和離退休金這三類老年人主要生活來源中,家庭供養是鎮和村老年人的主要生活來源,且鎮和鄉村老年人對家庭供養的依賴程度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加強。[12]84-85

  其次,1979年我國開始實行獨生子女政策,現階段38周歲以下的成年人絕大部分是獨生子女。38周歲以下的夫妻要撫養自己的子女、贍養雙方父母甚至祖輩,同時還要工作,獨生子女的供養壓力巨大。

  再次,20歲至45歲中青年的理財計劃中,僅1%的人為父母養老做了充足的準備;52%的人未做準備;33%的人為父母養老做了準備但不充分。[13]57

  綜上所述,老年人主要依靠家庭供養生活,但是現階段的供養主體多為獨生子女,其供養的負擔重,供養壓力太大,且大部分子女未對父母養老做好充足的準備。對于單身的老人,通過與他人同居重組家庭,不僅可以得到更多的關心和照顧,也可以緩解子女的供養負擔。

  二    “走婚同居養老”衍生的法律問題

  (一)   “同居養老”的合法性問題

  我國立法政策對非婚同居的態度幾經變化:

  1.20世紀50年代開始的承認態度。1951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聘金或聘禮的幾個疑義及早婚如何處理問題的復函》規定,當事人的年齡與法定結婚年齡相近,其身體發育成熟且兩情相悅,可待其達到法定婚齡時進行登記。《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未登記的婚姻關系在法律上的效力問題的復函》指示,對于僅欠缺登記手續而符合婚姻法關于結婚規定的男女,應認為其有婚姻關系。

  2.20世紀90年代開始的否定態度。1989年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關于人民法院審理未辦結婚登記而以夫妻名義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見》的通知,其第三條規定,未辦理結婚登記即以夫妻名義同居生活的,按非法同居對待。1994年《婚姻登記管理條例》第二十四條規定:非婚同居的婚姻關系無效,不受法律保護。1994年《關于適用新的〈婚姻登記管理條例〉的通知》指出,非婚同居的婚姻關系無效,不受法律保護。對于起訴到人民法院的,應按非法同居關系處理。

  3.21世紀開始的不承認不否定態度。2001年《婚姻法》第八條規定,對于要求結婚的男女,其必須進行婚姻登記。《婚姻法司法解釋(一)》第五條規定,對于起訴到人民法院要求離婚的、未按照《婚姻法》第八條規定辦理結婚登記而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的男女,分兩種情形處理:1994年2月1日之前的按事實婚姻處理。1994年2月1日之后的、未補辦結婚登記的,按解除同居關系處理。《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一條規定,當事人起訴請求解除同居關系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但屬于有配偶者與他人同居,或涉及同居期間財產分割、子女撫養糾紛的除外。

  綜上所述,我國立法政策對于非婚同居的態度反復不定,現階段立法對非婚同居持不承認不否定的態度。老年人“走婚同居”合法與否難以確定。

  (二)   “同居養老”的日常家事代理問題

  日常家事代理權源于2001年修訂后《婚姻法》以及《婚姻法司法解釋(一)》。《婚姻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享有平等處理的權利。《婚姻法司法解釋(一)》對上述規定做了進一步闡釋,第一,夫或妻享有平等的處理夫妻共同財產的權利,任何一方均有權決定因日常生活需要而處理夫妻共同財產。第二,對于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要處理決定的,應由夫妻雙方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他人有理由相信處理決定為夫妻雙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為由對抗善意第三人。可以看出,現階段日常家事代理權的行使只限于依法進行婚姻登記的合法配偶之間,對于非婚同居的家事代理權法律未作規定。

  日常家事代理權涉及善意第三人利益與夫妻共同財產安全的平衡問題。如果老年人“走婚同居”期間實施了日常家事代理事實行為,但法律卻不承認其有效性,會對善意第三人的利益造成損害,破壞市場交易安全。

  綜上所述,如若承認“走婚同居”養老者的家事代理權,缺乏立法依據,因為現階段我國立法并未承認非婚同居和事實婚姻,且賦予同居者與取得婚姻登記配偶同等的注意義務略有不妥。如若不承認“走婚同居”養老者的家事代理權,則會損害善意第三人的利益,危害交易秩序。

  (三)   “同居養老”的扶養權利與義務問題

  《婚姻法》第二十條和第四十八條規定,夫妻有互相扶養的義務。一方不履行扶養義務時,需要扶養的一方有權要求對方給付扶養費。對于拒不執行有關扶養費的判決或裁定的,由人民法院依法強制執行,有關個人和單位協助執行。可知,《婚姻法》只將扶養請求權賦予給依法取得婚姻登記的夫妻,同居者因未履行婚姻登記手續,不具有法律規定的扶養請求權。同居者一方不對另一方盡扶養義務,既不會被法院強制要求給付扶養費,也不會構成遺棄。

  扶養請求權的設立涉及到保護弱者與公平正義原則。非婚同居者在日常生活中相互關心、相互扶持,在經濟上相互依賴、相互支持。因雙方利益或另一方同意,改變人生發展規劃,接受對方扶養幫助合情合理。如果不賦予非婚同居者扶養請求權,則置非婚同居與臨時偶合于一處,不合乎非婚同居實際,也不利于保護同居當事人及其血親集團的利益,[14]299同時有違保護弱者與公平正義原則。

  綜上,賦予“走婚養老”同居者扶養請求權,則是將非婚同居效果視同于事實婚姻,有違現行立法規定。如果不賦予“走婚養老”同居者扶養請求權,則不符合生活常理,且有違老年人“走婚同居”的最終目的。

  (四)   “同居養老”的親屬權問題

  親屬權是指除去配偶和親子關系之外的其他近親屬之間的身份權。《婚姻法》規定了八種親屬權,包括精神病成年子女撫養權、宣告失蹤與宣告死亡申請權、祖父母外祖父母的優先撫養教育權、養父母近親屬對養子女的權利、贍養權、父母子女之間的繼承權、祖孫之間的扶養權、兄弟姐妹之間的扶養權。以上八種親屬權的產生都是基于婚姻、血緣或收養關系而產生,“走婚同居”不在上述三種關系之中,所以依現行立法之規定,“走婚同居”養老者不享有親屬權。

  親屬權不僅具有法律性還具有倫理性。“走婚同居”雖然未依法進行婚姻登記,但是其也可以得到其他親屬的認可,其親屬權還是實際存在的。不能因為欠缺法律要件而忽視其實際效果。

  綜上所述,現行立法未賦予“走婚同居”養老者親屬權,但在現實生活中,其親屬權可能是完全存在的。如果僅因為“走婚同居”者未進行婚姻登記而剝奪其親屬權,有違生活常理,也不利于保護“走婚同居”養老者的權益。

  (五)   “同居養老”的養老的共同財產問題

  《婚姻法》第十九條規定,夫妻可以適用約定財產制,未對財產進行約定的,適用夫妻法定財產制。可知,我國《婚姻法》只規定了依法進行婚姻登記夫妻的財產制度,未對非法同居的財產制度作出規定。

  1989年《關于人民法院審理未辦結婚登記而以夫妻名義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見》第十點規定,解除非婚同居關系時,同居期間共同所得收入和財產,按一般共有財產處理,此處的“一般共有”究竟為何種共有存在疑義。最高人民法院認為,“一般共有”是基于配偶身份產生的、與其他一般共有財產關系相區別的共有,同居關系不屬于此種“一般共有”關系,同居期間的共有按照《民法通則》中的共有處理。我國民法理論中的共有分為共同共有和按份共有,但最高人民法院未明確指出“一般共有”究竟為“共同共有”還是“按份共有”。如果為“按份共有”,基于同居生活的親密性,非婚同居財產關系不像一般財產關系存在明確的份額,其共有份額也難以計算。如果將“一般共有”視為“按份共有”,同居期間的家務勞動價值將無法計算,對于付出勞動的同居者一方極不公平。如果為“共同共有”,目前我國只有基于夫妻關系或家庭關系的共同共有,同居期間的財產共有不屬于上述 “共同共有”。[15]87-90

  綜上所述,對于“走婚同居”養老者沒有事先約定財產所有的,《婚姻法》對其同居期間的財產關系不做調整。其同居期間的共同財產究竟為何種共有,始終難有一個合理的定論。

  (六)   “同居養老”的繼承權問題

  1.《婚姻法》第二十四條規定:“夫妻有相互繼承遺產的權利”。《婚姻法司法解釋(一)》第六條規定,非婚同居一方死亡的,另一方以配偶身份主張享有繼承權的,分兩種情形處理:1994年2月1日之前的按事實婚姻處理。1994年2月1日之后的、未補辦結婚登記的,按解除同居關系處理。可見1994年之后的非婚同居者不享有法定繼承權。《繼承法》第十條將配偶放在法定繼承順序中的第一順序。可見,只有依法進行婚姻登記的夫妻才對彼此享有繼承遺產的權利,立法政策不承認同居者的繼承權。

  2.根據《繼承法》第十四條,同居者可以作為依靠被繼承人扶養的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人,或者繼承人以外的對被繼承人扶養較多的人酌分遺產。但是同居者必須要符合酌分遺產的條件,且分得遺產的份額并不確定。

  3.如果不賦予同居者繼承權,同居者獲得遺產的機會很小,第一,依傳統習慣,很少有人通過遺囑處理遺產。[14]299第二,通過遺囑將遺產贈與同居者,其遺囑的效力頗具爭議。[15]92

  綜上所述,如果賦予“走婚同居”養老者法定繼承權,則非婚同居與事實婚姻的效果無異。不賦予“走婚同居”養老者法定繼承權,則立法對同居者權利的保護十分薄弱,其有違保護弱者、老年人利益原則,也有違公平正義原則。

  三   “走婚同居養老”模式的比較法研究

  (一)  “走婚同居”養老的調整辦法

  美國針對非婚同居的調整方法多樣化:加利福尼亞州確立的同居合同理論,即同居者通過訂立合同明確雙方在同居期間照顧和扶助的權利義務。同居者可以通過合同排除夫妻關系,也可以明確細化同居期間的權利義務;華盛頓州的一般性關系身份,即無須通過協議或登記程序就給予符合標準的非婚同居伴侶設置權利義務。其不必承擔夫妻的全部義務權利,也可以通過協議排除部分預先設定的權利義務;佛蒙特州的民事結合與馬薩諸塞州的同性婚姻,民事結合即同性同居者通過獨特的家庭伴侶登記程序,在功能、程序、權利義務等方面取得與婚姻同等的效果;其他市、縣、州的家庭伴侶關系立法,主要分為兩類,一類為使同居者的權利義務等同于婚姻,主要針對同性同居者。第二類是賦予同居者對第三方的權利和福利,但不涉及其同居關系,此類即針對同性同居者也針對異性同居者。[16]134-172

  英國主要通過同居合同、衡平法原則以及《民事伴侶關系法》規范非婚同居者的權利和義務。同居合同即非婚同居者通過訂立同居合同規定雙方的權利和義務;衡平法原則即同居者通過明示信托、默示信托、和財產權禁止反悔原則為自己爭取利益。[17]54-55《民事伴侶關系法》負責調整同性伴侶間的權利義務關系。

  德國對非婚同居的調整主要包括《德國民法典》和同居合同。《德國民法典》中的某些條款例外的適用符合事實婚姻要件的非婚同居。例如對符合事實婚姻要件的異性同居依據有瑕疵婚姻的補正進行調整;同居合同是指同居伴侶基于共同生活的明示合意而簽訂的、調整雙方權利義務關系的同居協議。[15]175

  綜上所述,第一,關于調整非婚同居的方法,國外主要存在同居合同、立法規制、登記伴侶等方法。第二,關于非婚同居的主體,美國和英國既調整同性同居也調整異性同居。現階段我國沒有調整老年人“走婚同居”的具體辦法,我們可以借鑒國外經驗,為老年人“走婚同居”專門立法,創設并承認老年人“走婚同居”合同,以此規定老年人同居期間的權利或和義務。老年人“走婚同居”立法及合同應同時適用于異性與同性老年同居者。

  (二)  “走婚同居”時間的長短[16]376-377

  英國1976年《死亡事故法》與1995年《法律改革法(繼承)》要求持續同居兩年以上,才可主張因非婚同居取得的繼承權益。

  加拿大艾伯塔省的《職業養老金計劃法》規定,以夫妻名義同居三年才享有養老金權益。不列顛哥倫比亞省《老年保障條例》規定,非婚伴侶須公開以夫妻名義持續同居一年以上才可享有老年保障權益。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事實伴侶關系法》規定,除因生育子女可縮短同居持續時間要求外,非婚伴侶同居期間不少于兩年,南澳大利亞州為三年。

  《菲律賓共和國家庭法》要求應以夫妻名義共同生活五年以上。

  挪威《聯合家庭法》要求應持續同居兩年以上。

  綜上所述,不同國家、同一國家的不同地區對認定非婚同居關系的同居期間要求不同。筆者認為,英國、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和挪威的兩年同居期間值得我國學習借鑒,因為兩年期間既不是太長,又可以測試出老年同居狀況的穩定性。

  (三)  “走婚同居”養老的效力

  1.  內部效力。

  (1)  人身關系。[16]379-380

  美國部分市、縣、州的家庭伴侶關系立法不承認同居者享有因結婚而產生的同居義務與忠實義務。

  法國反對將同居義務作為同居者的法定義務。

  (2)  財產關系。

  在美國,對于非婚同居伴侶一方死亡的情形,只有新罕布夏州賦予生存一方配偶無遺囑繼承權,其他州都未承認同居者的無遺囑繼承權。華盛頓州的非婚同居者之間不享有法定繼承權,但是生存一方配偶可以對兩人同居期間的共同財產主張50%的權利。佛蒙特州將婚姻的一切權利和保護賦予依法進行家庭伴侶登記的同居當事人。美國各城市的家庭伴侶關系條例使同居者享有家庭健康保險政策權、請求照料權、休喪假權、探視權、對共同房租的繼續承租權,除此之外,不享有其他婚姻權利。[16]142-143

  《魁北克民法典》規定,民事結合在家庭領導、親權的行使、生活費的負擔、家庭住宅、家庭財團和補償金等方面的效力,在必要變通的基礎上適用婚姻效力的規定。對于民事結合的財產關系,有約定的按約定,沒有約定的適用婚后所得共同制。[18]67

  在德國,對于家庭物品,原則上非婚同居者對自己所有的物品享有單獨所有權。共同生活期間購置的物品所有權歸屬適用“和物品相關的人取得所有權”原則。終止同居生活時,單獨所有的財產由各自取回,共同所有的財產,依據《民法典》中的按份共有進行分割。非婚同居者之間沒有法定扶養義務,但可基于照顧子女或約定取得。同居期間的財產制關系有約定的按約定,無約定的以財產分別所有制為原則。對于同居期間所形成的權利共同體,參照《民法典》中的按份共有與共同共有處理。非婚同居者之間不享有法定繼承權,但可以類推適用《民法典》第1969條的規定,請求最初30天的扶養費用。同居伴侶享有遺囑繼承權。[16]490

  2.  外部效力。

  (1)  人身關系。

  在德國,遭受家庭暴力的非婚同居者,可以請求“家庭法院”將共同住所判歸受害者單獨使用。在同居者一方死后,同居伴侶有權加入并主張繼續維持租賃關系。[16]477-480

  埃塞俄比亞認為非婚同居關系不產生姻親關系。[19]200

  英國1976年《家庭暴力與婚姻程序法》規定,法院可以對同居中的施暴者簽發暫時強制離開住宅的強制令。1996年《家庭法》規定,因家庭暴力導致關系破裂的,異性同居伴侶可以獲得“占有令”,占有原住所不超過12個月。[16]390

  (2)  財產關系。

  美國新澤西州的《家庭伴侶關系法》規定,非婚同居雙方合意對共同的基本生活消費承擔連帶責任的,以雙方共享之利益承擔連帶責任。[16]391

  《法國民法典》規定,同居伴侶之間享有家事代理權,雙方應對其任一方為日常生活需要或共同住房有關費用向第三人承擔連帶責任。[20]166

  在德國,非婚同居者之間不存在日常家事代理權。[21]481

  綜上所述,對于非婚同居的內部效力,在身份方面,許多國家認為非婚同居者互不負忠實和同居義務;在財產方面,許多國家未賦予同居者法定繼承權以及扶養請求權,但卻通過其他途徑給予非婚同居者適當的扶養費和繼承份額。對于非婚同居的外部效力,在身份方面,一些國家認為非婚同居不產生姻親關系,也有一些國家賦予非婚同居者對第三人和施暴者的權利。在財產方面,大部分國家認為同居者享有日常家事代理權。筆者認為,“走婚同居”不同于婚姻,因此“走婚同居”不應產生姻親關系。但是老年人“走婚同居”是為了相互照顧,所以“走婚同居”養老者享有扶養請求權。在繼承方面,“走婚同居”養老者不應享有法定繼承權,但應享有遺囑繼承權和酌分遺產請求權。對于同居期間的共同財產,在世同居者一方可以主張50%的所有權。為了保護市場交易安全,維護善意第三人利益,應賦予 “走婚同居”養老者日常家事代理權。

  四   “走婚同居養老”的法律保護

  基于我國“走婚同居”養老問題突出且相關立法規范之不足與可借鑒經驗之域外經驗,我國應從以下幾方面進行改善:

  (一)  同居養老的增權途徑

  1.  同居合同。

  老年人“走婚同居”可以簽訂“走婚同居”合同,通過合同規定雙方在同居期間的權利和義務。合同的訂立應滿足以下條件:雙方具有民事行為能力;合同當事人意思表示自由、真實;必須采用書面形式;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簽訂“走婚同居”合同優點有二:第一,充分保障老年人意思自治,老年人可以通過“走婚同居”合同約定相互之間的扶養和繼承關系,也可以約定雙方同居期間的財產關系,只要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走婚同居”的老年人均可以約定,這樣就可以有效避免糾紛或為將來糾紛的處理提供依據。第二,老年人基于一系列原因而不愿意結婚,但并不代表其不愿意獲得因結婚而享有的權利和義務。“走婚同居”合同可以使老年人“走婚同居”關系在不受《婚姻法》調整的情況下,通過有效合同獲得權利的救濟。

  2.  老年同居制度立法。

  首先,制定老年人同居制度立法具有必要性與可能性。第一,現階段我國對非婚同居的態度已經由反對改為了不承認不反對,隨著國民婚姻觀念的轉變,同居行為被立法所接受指日可待。第二,老年人“走婚同居”的發展趨勢和因同居而產生的法律問題亟需立法加以調整。第三,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老年人非婚同居法律制度,如我國不作相關規定,會造成涉外老年人“走婚同居”法律問題難以解決。

  其次,老年同居制度立法應包括以下內容:

  第一,老年人“走婚同居”關系成立的實質要件與形式要件。實質要件主要包括:同居雙方具有民事行為能力;同居雙方意思表示真實;同居主體為二人;可以是同性同居,也可以是異性同居;同居雙方無配偶;同居雙方持續同居滿一定期限,筆者認為,法定持續同居期限可以設定為兩年,因為不應對老年人同居設定過長的同居期限,老年人同居兩年可以充分了解、適應對方,也可以使周圍的人知曉其同居的事實。形式要件主要包括:登記與非登記。老年人自愿進行家庭伴侶登記的可以去相關機構進行登記。老年人不愿意進行家庭伴侶登記的,可以不進行登記,通過同居合同規定雙方的權利義務。不論登記與否,老年同居者都可以通過“同居合同”排除適用老年同居立法規定的權利和義務。

  第二,老年人同居之效力。老年人同居之效力分為對內效力與對外效力。對于對內效力中的人身關系,老年同居者之間不存在同居和忠實義務。對于對內效力中的財產關系,應堅持同居雙方約定為主,在同居雙方未約定的情形下,同居期間的財產屬于個人所有,無法證明屬于個人的,由同居雙方共有。老年同居者彼此之間享有扶養請求權。老年同居者之間不享有法定繼承權,但是對于同居期間的共同財產,在世一方享有50%的所有權。老年同居者享有遺囑繼承權。對于對外效力中的人身關系,不論是否登記,老年同居不產生姻親關系;對于老年同居期間的家暴行為,受害人可以請求法院救助;老年同居者享有到醫院探病、監獄探監的權利。對于對外效力中的財產關系,老年同居者享有家事代理權,以保障市場交易安全;老年同居者享有共同居住房屋繼續承租權,筆者建議繼續承租的期限應不超過12個月,以充分保障在世一方老人的居住要求。

  第三,規定老年同居關系的解除與終止。老年同居一方死亡或雙方進行結婚登記是同居關系終止的法定理由。沒有進行家庭伴侶登記的老年人,可以基于一方或雙方合意隨時終止同居行為。進行家庭伴侶登記的老年人,可以通過雙方合意共同去相應機構履行解除同居手續。一方不配合解除同居關系的,或者解除同居關系涉及財產等糾紛的,可以提請人民法院審理。

  (二)  涉老案件的維權途徑

  1.  為老年人同居案件提供法律援助。

  首先,為老年人同居案件提供司法援助具有現實性和必要性,第一,在經濟方面,大部分老年人的經濟條件都不太好,其生活費用主要來源于家庭供養,所以如果老年人同居期間發生糾紛,部分老年人可能會因為無法承擔訴訟費用而放棄維權。第二,在文化方面,老年人對法律知識的了解比較少,且老年人同居引起的糾紛更具復雜性,同居糾紛的舉證更具困難性。

  其次,應從以下三個方面為老年人同居案件提供法律援助:第一,在立法方面,立法機關應盡快按照上述立法建議為老年人“走婚同居”養老立法。第二,在司法方面,司法機關應為老年人同居案件設置特別程序,貫徹老年人同居案件及時立案、快速審理、優先執行的原則。律師事務所和公證機關應免費為老年人提供司法幫助。第三,在社會機構方面,應針對老年人同居養老成立專門的法律援助中心和法律事務所,促進老年人同居法律援助的專業化。

  2.  成立社區與村老年人服務組織。

  居民委員會或村民委員會應下設負責老年人同居工作的老年人服務組織,其原因有二:第一,在老年人所在社區或村設立老年人服務組織,可以在距離上為老年人處理同居糾紛提供便利。第二,居民委員會與村民委員會作為基層群眾自治組織,更加了解本社區或村的習俗與實際情況,所以由其處理老年人同居糾紛最為合適。

  老年人服務組織的職責主要有三:第一,在本社區或村針對老年人同居問題進行法律文化宣傳,提高同居老年人的法律意識和維權意識。第二,開設老年人服務熱線,為行動不便不能外出的老年同居者親自登門提供幫助。第三,接受并處理老年人同居糾紛,積極調解老年人同居矛盾。對于無法調解的同居案件,應為經濟條件不好的老年人積極尋求法律援助。

  參考文獻

  [1] 韓建平.截至去年底中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已達2.12億[EB/OL].http://sports.163.com/15/0612/09/ART B3QUS0005227R.html,2015-06-12/2018-12-01.
  [2] 常素巧.婚姻家庭法實施中的疑難問題[M].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出版社,2009:21.
  [3] 鐘江為.單身老人孤獨催生“走婚”現象:只同居不領證[EB/OL].http://news2.js china.com.cn/system/2016/03/08/028057470.shtml,2016-03-08/2018-07-13.
  [4] 王喆.湖北宜城委員:喪偶老人緣何選擇成為銀發“走婚族”[EB/OL].http://cppcc.people.com.cn/GB/34962/35021/16683634.html,2011-12-22/2019-04-08.
  [5] 孟令志.老年人同居的法律問題研究[J].法商研究,2004(04).
  [6] 黃俊英.老年人“走婚”:是無奈還是時髦?[J].觀察與思考,2006(Z1).
  [7] 鄺穗雄.廣州老人同居:“新潮”背后實為無奈之舉[EB/OL].http://news.sina.com.cn/chttp://news.sina.com.cn/c/2002-09-28/1545749160.html,2002-09-28/2019-04-08.
  [8] 陳文釗.“不完全同居”——泉州老人走婚現象調查[EB/OL].http://www.china.com cn/city/txt/2005-01/11/content_5753096.htm,訪問時間:2018/12/3.
  [9] 李廣軍,方君.“閃婚閃離”逼近“黃昏戀”[N].中國婦女報,2013-07-02( B03).
  [10] 嚴雪梅,秦波.老年人再婚現狀分析與法律保障機制研究——以成都市為例[J].廣西政法管理干部學院學報,2012(02).
  [11] 張偉.轉型期婚姻家庭法律問題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
  [12] 謝勇才,楊哲,涂銘.依賴抑或獨立:我國城鄉老年人主要生活來源的變化研究[J].華中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5(05).
  [13] 張偉.轉型期婚姻家庭法律問題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
  [14] 蔣月.婚姻家庭法前沿導論[M].北京:科學出版社,2000.
  [15] 何麗新.我國非婚同居立法規制研究[M].北京:法律出版社,2010.
  [16] 王薇.非婚同居法律制度比較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7] 凱特·斯丹德利著,家庭法[M].屈廣清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4.
  [18] 孫建江等譯.魁北克民法典[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05.
  [19] 何麗新.我國非婚同居立法規制研究[M].法律出版社,2010.
  [20] 法國民法典第515-4條第2款[M].羅結珍,譯,2010:166.
  [21] 凱特·斯丹德利.家庭法[M].屈廣清,譯.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2004.

    本文引用格式:羅杰,尹鴿.“走婚同居”養老的法律問題研究[J].湖南工程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2019,29(04):68-74.
      相關文章推薦
    關聯分類:
    • 成都網絡警察報警平臺
    • 公共信息安全網絡監察
    • 經營性網站備案信息
    • 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 中國文明網傳播文明
    • 學術堂_誠信網站
    腾讯欢乐麻将官网 1青海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卓易彩票群 竞彩混合过关澳客网 310v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美国彩票官网 棋牌游戏大神棋牌 王者荣耀头像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 平码3中3 p3试机号3d开机号千禧